好莱坞

痛经的空乘床之外的地方叫远方

2019-11-09 05:05:2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痛经的空乘床之外的地方叫远方

对痛经的姑娘来说,床以外的地方叫远方。

这是个难以启齿的话题吗?

我觉得不。

痛经到底有多疼,说实话,作为男人,我想像不了。但每当听一些女孩们聊起时,总被她们的描述吓到。而作为空乘,在痛经的时候如果还要飞航班,其中滋味只有自己能体会。

“痛经飞航班,我都站不直。脸色很差,旅客问我是不是生病了,蜷缩在坐位上,冬天带热水袋,夏天拼命冒冷汗,芬必得、日本的EVE、美国痛经贴、澳洲月见草我都试过了,都救不了我。”

“之前有1次要来大姨妈飞航班,是大姨妈前期全部人特别燥热,后来就开始伴随小腹疼,感觉有点不对劲,才知道可能要大姨妈来,去了下卫生间果真…然后就开始冷,冒冷汗,随着肚子疼就想上厕所,然后开始呕吐,紧接着就是痛感加重,全部小腹带着腿麻,四肢无力,嘴唇发白,脸色苍白…蹲着也难受,半躺也难受…然后那段就是在服务间失能状态…这是最严重的那次。”

“痛经飞航班,外场发餐,蹲下起来感觉自己眼冒金星,但是扶着餐车依然要强装镇定,特别在减员飞行时,每个人的工作量都有增加,实在不好意思再由于自己让火伴们更辛苦。记得有一次飞香港,痛到直不起腰,半勾着发水,化了妆也依然能看出脸色不好,嘴唇发抖,一个老爷爷跟我打招呼说,姑娘,我知道你怎么回事,来,这个给你,吃下去就好了,不伤胃的,饭前饭后都可以吃。我一看,是一板“必理痛”,心里很感动。后来这成了我每次最难熬那天的必备药。但即便在服过不感觉到痛的情况下,最难熬那天仍然会觉得小腹坠胀,双腿发抖。10几年过去了,现在仍然记得冬季穿丝袜站在前舱数客,除小腹坠胀,双腿发抖打软之外,还觉得自己的下半身泡在冰水里。”

“腰都僵了却还要抬水格子拆小矿,帮旅客放行李。跑前跑后,稍微慢点还会被旅客翻白眼。每天4段航线,身体好的时候一天下来腿都胀。生理期 两段就有点站不住了,腰很僵。有时候真的很疼,真的没办法开心笑。但是都尽可能保证自己专业素养,但还是有被不满意的时候。”

“我就是每个月疼的很严重那种。最怕就是第二天遇上大四段那种航班,真的能死过去。肚子坠的你啊,腰又酸又疼还不敢捶,再赶上个不善于调温度的机组,起飞冻的跟冰窖似的。”

“痛经飞航班是想哭,哭不出来,干活是飘着,疼到干不了活怕连累他人,遇上不痛经的人的还得受他人白眼。痛到起不来床请假,公司先跟你要假条,有命走到医院再说下一步。是蹲在后舱疼得眼泪直流妆都花了,还得擦干净出去服务。”

“痛经假之前我们公司是可以给到一天的。但是姨妈这类东西,你没有办法提早知道她到底哪天来,基本痛经都是第一天或第二天。有可能你凌晨起来准备上班的时候发现来姨妈,这个时候去请假就冒着临时病假或漏飞和后续各种处罚的风险,也有可能飞的时候发现自己来姨妈,没有办法请假。很多不确定因素摆在眼前只能自己忍着或吃止疼片。现在就算来姨妈时间允许我去请病假,我也宁愿自己吃个止疼片也不想去求航医半天看航医脸色。曾在飞机上迎客的时候痛到受不了想蹲下来减缓一下,直接晕倒了。醒来乘务长马上给我调换了岗位,让我全程休息,但是飞机满课少我一个人干活就得加重他人的工作负担,也只能自己减缓一下后就坚持着去把航班飞完。很多乘务员都是这样,宁愿自己吃止疼片宁愿自己忍着,也不想给其他人增加负担也不想去航医那求半天。 也有个他人会利用痛经假来为自己造假谋取休息,也有航医发现怎样这个人一个月怎样来几次姨妈,就造成后来航医不批痛经假。”

“我是属于天生就要疼经的。每次来大姨妈。必须吃药。要不然挺不过去。有次飞航班。我忘了带药。那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一次。我肚子疼的根本站不起。平飞以后我去洗手间就跟案发现场一样。那个血简直不可描述。发水的时候我的手都在抖。全身都在冒冷汗。那种痛就是形容不出来的。它还会连着胃一起疼。感觉比万箭穿心还难受。然后还恶心。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。就直接跪在了后服务台。当时疼的就是没有意识了。话都说不出来。跪倒航班快落地的时候才坐下。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裙子上有血。也没有带备份。真的很为难。所以对女孩子来讲。疼经假真的很重要。由于这个时候身体很衰弱。需要好好休息。来大姨妈在飞机上搬水搬行李。对身体真的非常不好。而且也会不当心把血弄在裙子上。也非常不美观。影响形象。”

“痛经飞航班感觉要死在飞机上了,迎客一半,跑去后厨房蹲一小会,然后再接着去迎,由于腰疼的不行。”

“疼哭了,可是面对旅客还是笑的,在服务间蹲着拳头窝在肚子那个地方,还有拿开水瓶放在肚子附近,肚皮都被烫伤了,但还是很疼很疼。”

“痛经飞航班,如果是当天班,飞之前吃两粒止痛药,告知自己快去快回,熬一熬就过去了。一直强忍着痛在飞机上工作,发餐发水,每一次弯腰都是一种折磨,好几次蹲下来拿餐盘的时候一阵眩晕,和旅客说话的时候,询问旅客喜欢哪一种餐食的时候,会觉得胸闷气短,说话上气不接下气。如果是驻外的时候忽然来例假痛经,这类感觉,真的是绝了!10几个小时简直生无可恋!由于厨房的冷风机需要一直打开对餐食保鲜,值班期间在厨房的时候真的好冷。痛经最忌讳受寒受凉,但是值班期间又不可能穿着厚衣服披着毛毯。”

“没有痛经假,痛经飞航班感觉子宫都要掉出来了,由因而乘务员,所以甚么也不能说,只能默默干活,你要是说痛经就会说,大家都是女的,好像只有你痛经一样,但是乘务长就不一样了,上去直接躺尸,从头睡到尾,乘务员还得各种照顾,又给灌热水,又给开餐的,就算自己也来着大姨妈,固然,人家是领导,我相信这类现象也不只是出现在这个行业。”

我很心疼。

我问了很多不同公司的空乘,你们公司有没有痛经假?得到的答案却是,很多公司都有痛经假,但具体实行起来非常的麻烦,举例说明:

南航的《员工假期管理办法》2.4.4.条经期家是这么规定的:女员工在月经期间确切得了重度痛经,不能坚持正常工作的,经医疗或妇幼保健机构诊断后,在月经期间可视医嘱安排1-2天休息。

国航、海航等一些公司也有痛经假。但是你们这些蔫坏蔫坏的人,在你们所制定的规则下,所谓“痛经假”,又有几个人敢去请呢?

如果痛经利害,要忍痛去医院验尿,证明确切在经期,从医院到航医再到分部,等一套结束,这一天基本也就过去了,你们让人家用一天的时间去请一天的假,又有什么意义?

你们就是故意的吧?

对南航乘务员来说,如果请了痛经假就意味着要解锁FDO,下一个月就会卡36小时到执勤期卡到人崩溃。其实南航的FDO非常人性化,固定飞四休二,那两天固定不排班,只要不请假你可以非常明确的知道自己哪些天是休息的,但如果你请了假,FDO就会取消一个月,在这一个月里,会卡着休息期将你的航班排的密密层层。

海航,请假更会影响绩效分的排名,这直接关乎乘务员的收入。

有几家公司更加不要脸一些,我最讨厌的就是用“年假冲抵病假”,你丫就从来不生病?那么多外地人,一年就期望这几天回家看爸妈,你凭什么动我们年假?

你们这些做领导的,身体不舒服打个电话就安排妥当了,咋了,就你们是人啊?比如:深航(特别严重)、川航、天航、厦航、乌鲁木齐航空、首都航空、祥鹏航空、华夏航空和四大航部份分公司。

痛经的空乘床之外的地方叫远方

(深航)

痛经之痛难以承受,在高空中不但没法正常服务,在产生紧急情况的时候,更难以去解救旅客。

国务院法制办2009年10月分前后在组织对实行超过20年的《女职工劳动保护条例》进行修订。修订焦点之一即:规定“女职工在月经期间,用人单位不得安排其从事国家规定的月经期间忌讳从事的高处、低温和第三级体力劳动强度的劳动,和其他忌讳从事的劳动”。

高处、低温和第三级体力劳动强度的劳动,我们都占了,不仅如此,高压,多变的天气,不规律的饮食,和其他很多的未知因素,怎么能不让人心疼?

这并不是抱怨,这是赤裸裸的现实。每当想到那些姑娘们,工作要受委屈,落地后要受委屈,生个病胆战心惊不敢请假。我知道跟这个社会上很多很多人比,我们已好很多,但人总有追逐让自己更加幸福的权利。

退一步讲,一个身体虚弱到那个天地的乘务员,她们连正常服务都保证不了,紧要关头又该如何解救旅客?再者,作为女孩子,痛经期间实行航班,对身体产生的拙劣影响可是会随之一生,人家都是爹生妈养为了蓝天梦来的,不是来为了受折磨的。

我曾跟某些公司聊过这个话题,他的回答很僵硬:我们公司有这个假啊,按规定请就可以。

呸,你们那规定就是为了使劲折腾人,折腾到她们懒得去请假的,这叫“臭不要脸”。

我特别希望,航空公司在制定规则的时候,能够为这些姑娘们多想想,她们是公司的员工,也是公司的血液。老鼠屎哪里都有,你们不能由于某个人而去否定全部群体。

她们疼成这样了,你们的良知就不疼吗?

痛经的空乘床之外的地方叫远方

哪里能买到枸橼酸西地那非片

伐地那非西地那非

西地那非副作用

伟哥多少钱啊_伟哥多少钱一粒哪里有卖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